• Members 72134帖子
    Aug. 15, 2018, 1:02 p.m.

    成立快20周年的腾讯经历2017年的高歌猛进后,在2018年陷入成长的烦恼。
    腾讯今日发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腾讯第二季度营收736.75亿元(111.3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0%,与上一季度持平。
    腾讯第二季度网络游戏收入252.02亿元,较上一季度下降12%。腾讯第二季度净利197.16亿元,较上一季度下降23%。


    腾讯游戏收入出现环比大幅下降财报披露,腾讯重新调配资本至高优先级项目。腾讯近期积极投资于腾讯认为可促进腾讯游戏平台业务发展的游戏直播服务,及可促进腾讯支付及云服务业务发展的智慧零售机遇。
    腾讯通过退出一些现有投资来支持上述投资的部分资金需求,例如腾讯近期已出售于投资公司饿了么及摩拜的权益。


    如果不是腾讯来自其他的收入大幅增加至174.9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96.54亿元大幅增加,腾讯这个季度的营收和利润情况会更加惨淡。
    这之前,腾讯经历大股东Naspers大笔减持,市值也一路走低,股价从今年最高475港元下跌到336港元,市值半年蒸发超过1500亿美元。
    核心收入层面,最近腾讯游戏《怪物猎人:世界》遭下架,腾讯没获批从热门手游《绝地求生:大逃杀》中创收,其游戏版号审批受阻。
    腾讯系APP近一年使用时长大幅下降。今日头条系对时间抢占迅猛,随着中国互联网红利消失,腾讯与今日头条在存量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这一切使得腾讯CEO马化腾越来越遭遇3Q大战以来最大的烦恼,一系列类似《腾讯没有理想》、《全面反思腾讯的战略》的抨击内容扑面而来,对腾讯投行文化的反思声音越来越多。


    腾讯系上市越来越多,腾讯市值却持续走低过去几年,在连接一切策略下,腾讯相继投了众多互联网企业,这些企业最近一年陆续上市,包括搜狗、众安在线、阅文集团、虎牙直播、尤其是市值超过200亿美元的拼多多最抢眼。
    还有一批腾讯投资的企业在陆续准备上市,包括美团点评、腾讯音乐、蔚来汽车、猫眼电影。
    不过,腾讯的市值并未随着这些企业陆续上市而提升,反而是持续的下降。
    这一方面是由于中美贸 易战、国内经济低迷等原因,另一方面是随着腾讯系的公司上市越来越多,造成了腾讯现有业务的边缘化。
    一位前腾讯员工对雷帝网点评说,每上市一家腾讯系的公司,就代表着腾讯不会做这一块业务,资本方会按照投行行为估值,而不是按照孵化业务估值,这样下去腾讯迟早会被掏空。
    腾讯有些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对被投企业来说,腾讯应该是BAT中最受欢迎的,因为不干涉企业运营,创始人不必出局。
    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辉就表示,腾讯可能是市场上最像财务投资人的战略投资方,在给钱的投资人里,腾讯不算强势,腾讯关心商业本质——被投公司怎么样,是否需要钱和资源。
    李朝辉说,腾讯内部也是赛马机制,不同的团队之间会有竞争,对投资过的公司也是一样,谁最后能跑出来,这是公司能力决定的,腾讯崇尚开放型的市场竞争,“拼爹”没什么用。
    比如,美团点评和滴滴面临激烈竞争,腾讯是双方的股东。李朝辉说,一定程度上腾讯希望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但当双方真的需要打仗时,腾讯不会去拦,这是正常市场竞争行为。


    腾讯也形成了一个蔚为可观的腾讯系,2017年乌镇互联网饭局上,盛况空前。


    包括京东CEO刘强东、美团点评CEO王兴、滴滴CEO程维、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小米CEO雷军、高瓴资本CEO张磊等,多为腾讯投资的生态企业,投资人也与腾讯合作众多。
    马云在各个饭局中被孤立,以至于马云不得不出来澄清,称关注饭局没意义,“我觉得来了应该多做些其他的事,要关心来乌镇你表达了什么讯号,学到了什么,分享什么东西更重要。”腾讯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造成的结果是除微信和游戏等核心板块外,其他板块战斗力严重下降,转而严重依赖投资,还闹出腾讯投资自媒体电商差评后又撤回的笑话。


    最近,《全面反思腾讯的战略》一文就点评说,腾讯现在的情况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有敌人就花钱投合作伙伴出来迎战,荒废了好几年,已经不太会打战了,状况令人非常不安。
    虽然阿里收购让很多创始人出局,与合作伙伴合作太强势,但阿里巴巴这些年还是出了一些亮点,比如,盒马不是横空出世,而是整合了阿里系淘宝、天猫、饿了么、菜鸟等资源。
    上述人士指出,所有公司本质是数据公司,公司业务是在生产数据,所生产的数据数量越多,维度越丰富,公司就越有价值,进化的潜力也越大,而腾讯在投资层面缺乏必要的整合。
    今年以来,腾讯投行文化的主导人物、腾讯总裁刘炽平还一直有离职的传闻,有消息称,刘炽平可能会离开腾讯,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之路,但这一传闻并未获得腾讯官方的证实。
    腾讯收割互联网流量模式遇挑战这些年,腾讯营收和利润的驱动主要是游戏和广告,尤其是腾讯游戏发展迅猛,盛大游戏、西山居等都投靠了腾讯游戏,以至于腾讯游戏的增长变相等于是整个游戏行业的增长。
    游戏给腾讯带来的争议性也越来越大,尤其是吸金游戏《王者荣耀》被指毒害青少年成长。最近,腾讯游戏《怪物猎人:世界》因部分内容未完全符合政策法规要求,被下架整改。
    网易游戏被指是背后黑手。游戏人吴刚称,恳请大佬公司腾讯、网易能以身作则,带头表态,推出行业自律公约,严守底线。既然赚到了全民的钱,也自然就要有对全民的担当和责任。
    吴刚说,不要继续躲闪,不要相互攻击谩骂、暗下黑手,我们这些公司就是游戏行业的,就是通过游戏赚钱的。
    “占有80%市场份额的公司你们都不为自己正名,谁还会为行业说话呢?全民游戏‘荼毒后代’,小公司们是肯定是背不动这口大锅的。”吴刚说,游戏行业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而版号暂停审批已半年有余,对行业影响巨大。游戏行业应当以影视行业为鉴,不要等到行业再冠以电子海洛因之名,课以重税。
    网易CEO丁磊则回应称,不是网易游戏举报,短时间出现大量“黑公关”借题发挥,严重损害网易游戏形象,对此,网易游戏绝不姑息,一定要追查到底。
    实际上,相比《怪物猎人:世界》下架,对腾讯游戏影响更大的是版号暂停,今年腾讯几款吃鸡游戏因为版号问题,只能上线不能商业化,损失了大量的营收和利润。
    腾讯第二季度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包括归属于腾讯社交网络业务智能手机游戏收入)环比下降19%至176亿元,主要是由于热门战术竞技类游戏尚未商业化及新游戏的发布排期的影响。
    腾讯称,在中国尽管智能手机游戏的日活跃账户录得两位数的同比增长,但来自每个用户的收入因用户将时间转移至尚未商业化的战术竞技类游戏而减少。
    腾讯游戏营收增长趋缓同时,今日头条+抖音横空出世与崛起,正严重动摇着腾讯的地位。
    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表示,腾讯估值最核心的支撑是用户时间,这个堡垒现在被别人攻破了一个口子。用户时间一旦攻破,游戏和广告的根基就动摇了。
    据雷帝网了解,当年可口可乐的KPI有三个阶段的变化:1、销量;2、用户量;3、可乐占每个用户每天喝水总量的比例。
    一般公司开始只看重销量增长,再看重用户量增长,用户增长饱和后,就关注停留时长。
    腾讯已经到了第三个阶段。腾讯的用户时间被攻破,也说明腾讯的护城河,在用户时长方面,没有起到效果。
    一位互联网行业CEO对雷帝网表示,如果腾讯再不调转枪对准今日头条,那腾讯就很难受了。腾讯可能想着阿里是最大的竞争对手,现在不是,今日头条才是腾讯的最大竞争对手。
    实际上,腾讯过去多年,无论是投资京东、美团点评、快手还是斗鱼,很多创始人最看重的还是腾讯的用户时长,和端口价值,腾讯因此以极低的价格收割了很多的移动互联网红利。
    事情发展到今天,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逐渐进入到成熟期,越来越难再有大的创新,腾讯收割流量红利的模式正遭遇极大挑战。腾讯连接一起的战略也因今日头条的不屈服而受挫。
    今日头条很有业务扩展能力,已逐渐涉足到电商领域,推出了“放心购”,PK拼多多,还在快速蚕食腾讯、百度的广告份额。
    最近的动作是,今日头条正式发布“穿山甲联盟”的广告联盟产品,进入百度和腾讯擅长的业务领域之一。
    广告联盟业务的营收预估将在今年达到今日头条总营收占比的一成至两成,今日头条也正在为这一业务倾注资源、扩张团队规模。
    昆仑万维CEO周亚辉曾经对雷帝网表示,今日头条在整个团队战斗力管理是属于上升期,还处于巅峰状态,就是十年前的腾讯。
    面对今日头条扩张,腾讯大问题是大公司病,腾讯能战斗的团队也在快速老化。
    相比今日头条动辄很年轻的产品经理,腾讯今天主导各个业务的核心负责人年纪要大很多,显得太老了,机制不灵活,腾讯旗下天天快报和微视应对乏力。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腾讯只是产品战略和投资战略在迭代,公司战略定义成“连接一切”后没有迭代。腾讯要有3Q大战后反思一切的决心,才能赢得更大辉煌。

    Source